1titlE_f0Rest

它一直在那儿静待,等到了火车隆隆,等到了荒草丛生,也等到了星期四开往俄罗斯那脆弱美好的梦想。